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频道

南京放开废旧电池散户收购门槛

2020-09-03 

散户的废旧电池收购渠道将打开。金陵晚报记者 于志兵 摄

5月26日,一男子在下水道倾倒废旧电池电解液,记者尾随发现了一个非法收购废旧电池的窝点,收购量极其惊人。窝点被查封数日之后,有人竟然撕毁封条,盗走了全部被扣物品并清扫了现场。目前当地环保和公安已经分别行政、刑事立案。

调查还揭露,尽管有严格的管理政策,但目前基层的废旧电池管理依然问题严重。目前,南京市环保局已经就管理政策进行了多项较为务实的调整,这些新办法,有望遏住违法行为的“喉咙”。

目前年产废旧电池量超万吨

据调查中的一个业内人士介绍,南京市目前日产废旧电池百吨以上,即年产三四万吨。

固废工作是南京市环保局方副局长的分管范围。据其介绍,南京市目前有机动车总量250万辆,这是产生废旧电池的主力,其余还有工矿企业的备用电源、移动通信站的不间断电源,保有量毛估在300万。以每两年淘汰一次的频率,南京市场年淘汰废旧电池大约150万个。

以每一个废旧电池十公斤的单位重量折算,年产1.5万吨废旧电池,这个数字是比较靠谱的。

然而令人费解的是,一个安伟公司,尚不具备收购资质,并且营业面积区区数百平方米,其日均收购量就在二三十万之间,如果任由其继续,其年收购量可能达到惊人的近万吨——一个窝点鲸吞南京一大半的废旧电池?这可能吗?

方副局长告诉记者,从种种特征来看,安伟应该是废旧电池收购圈一个资深角色了,对应的收购对象庞大,而且其收购对象,可能涉及邻省,否则不可能短期内有如此大的量。并且,现在已经证明,安伟违规收购的废旧电池,并未送到江苏省徐州市的唯一一家废电池再生企业。

正规主力称收购量寥寥无几

目前,南京市核准的持证单位,分别是南京江源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南京环宏资源再生科技有限公司、江苏嘉汇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南京市目前还拟发展两家,但据介绍,目前相关企业的积极性不是太高。

为何企业的积极性不高?据介绍,这主要是因为,这类企业的企业利润有限,在标准操作模式下,比如江源公司,和安伟的情况完全不同,为了防止地面腐蚀,江源连地面都是用铁板隔断的,以免对地下土壤形成二次污染。

这种巨大的投入,对应的不是生产、处理和收购,而是处理废液还需要再次投入。

对应的,10公斤废旧电池会产生两公斤废酸,处置成本根据各家的管理手段不同,为14元至20元,累计存储、运输、处置等成本,每吨废液的处理成本为7000元。

现阶段,江源公司核准收购2000吨每年,但实际的收购量只有1000吨,2016年上半年,江源公司的实际收购量是560吨。而另外一家核准量最大7万吨的企业,现阶段在换证阶段,而其负责人介绍的收购情况是“寥寥无几”。

据核准量为7万吨每年的环宏公司介绍,这主要是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产电池大户,现在也开始进行所谓的“招标”,并且是在南京三家核准单位以外招标,以“标准步伐”前进的三家企业,根本无法和那些不正规企业竞争,大量的废旧电池就此和正规处理渠道分道扬镳,流进了灰色区域。

使用纸质联单方便散户处理

目前看来,废旧电池的管理,成败的关键在于,抓大不能放小。

南京市环保局方副局长告诉记者,目前环保局的监控范围,还主要在4S店等几种产废旧电池层面,但零星门店层面、个人层面的电池产生量确实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层面,之前的模式下,因为个人处置废电池给散户这第一个程序是豁免管理的,所以个人和散户的电池处置不在环保部门的电脑名录内,无法形成处置必要的转移联单,几家收购单位确实不接受个人产生的废旧电池,导致个人和零星门店产生的数量庞大的废旧电池没有出路或者出路繁琐,居民因此放弃,电池就此流进灰色渠道。

现在,环保局已经通知各家收购企业,第一需在城区设置点,主动对接上去,接收个人手中的废旧电池,二是允许收购企业使用纸质联单,方便零星散户的电池处理。

尾随打击不如有效针对狙击

在废旧电池的管理上,南京市是走在全省前列的,然而现在的监管遇到的困难也非常严重。

南京市环保局负责人坦言,他们对金陵晚报硫酸事件报道整体是持欢迎态度的,因为管理废旧电池是一个复杂的过程,需要多家单位的合作,而问题被暴露之后,各家都引起了足够的重视,目前,他们已经梳理出了处理该问题的关键,各家的紧密配合也前所未有。

所以,下一步,环保部门将增加执法强度,而且执法强度往打断渠道、捣毁储存点甚至是违法炼铅的点上集中,尤其是运输环节和交通、公安等部门加强合作,重点打击。

目前分析,每吨废电池的处理利润也有限,废电池和铅运出的环节必须批量进行,目标比较大,且不太容易隐藏,属于最明显、最方便打击的“软肋”,并且这个环节一旦受到重创,将类如拔草连根,抽薪止沸。

“曲低”方能“和众”

废电池收购争夺战,黑色和白色两个渠道都在推进,谁的渠道务实,谁的渠道便捷,谁就是胜者。不可否认的是,严厉苛刻的管理手段确实有必要,这有利于建设规范的基本处置秩序,否则一团散沙,不利于整体局面推进。

然而,管理的最终成效,要表现在数字上:黑白两个渠道,流进白的多,管理就成功了,反之就失效了。失效之后要做的是什么?放下身段,放低曲调,去虚心地观察那些黑色的对手的处理办法,学习他们的高效之处,务实地迎合更多的目标群体,同时,在对对手的虚心研究中,寻得对方的软肋,予以精准打击。

这一次迅速放开个人和零星散户,及时启用纸质联单,应该说是放下身段,迎合了需求,然而,这个环节上的工作,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即便方向对了,慢吞吞地走,依然会被那些“黑色的对手”超越,甚至甩出很远。

所以,努力赶超的同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事要做——绊倒它。记者 于志兵